岁月走过诗冢

今夜,我想是在劫难逃。任何一个深陷其中的灵魂,呜咽,并从中体察到凄绝。

  为何总还是如此痴迷?像中了符咒,一个接连着一个的梦魇。蜷缩,于古诗的堆堆白骨之间,泣不成声。而呼啸着走过诗冢的岁月,嘘,嘘——寒风走过,捎来掺着陶土的埙声。

  四周古木阴森,磷火斑斑点点,像未瞑的眼睛,欲把这黑夜看穿——能看穿吗?

  枯木沉默,任凭枝桠间瑟瑟秋风缠绕。惟一摇曳的,是荒草间的月影。远处一望无际。

  远处很远,也很阔。愈显近处苍凉,如同病态的峥嵘,森然沁骨。也只有在枯萎的诗丛中才能觅到如许的悲凉。还有谁能续唱这悠悠古韵?还有谁来解读这尘世沧桑?谁愿厮守一生?

  油尽灯枯,被尘封的木椟永难开启。那常眠于斯的高洁,也随之堕落,成了服罪的轮回,只一刹那的时光!

  我想我在劫难逃。千年后我也会老去,那一天,谁将来继承我的衣钵,寒风苦雨中,敲打千年不死的诗心?

  泪干心竭,浮华落定,喧嚣了千年,也折腾了千年,而今终于沉静,沉静出伟大的孤独。

  MP4流行了,谁还续唱曲子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