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女性回归家庭,你怎么看

其实一开始,就应该对“部分女性”的范围划分提出疑义,部分女性有没有特殊定义,到底哪部分女性应该回归家庭?其实我觉得张晓梅的鼓励倡导必然是针对女性这个自然角色的,是对整个女性群体的,否则就难免会沾染歧视色彩。换种说法能够更清晰的表达她的观点:部分女性不能回归家庭只是因为条件不成熟,不得以才须参加社会劳动分工,而不能回归主内的本职角色。条件允许的女性,回归家庭才是最好的选择。

传统意义上,这种说法有它存在的价值。女子特有的细腻,温柔,忍耐和坚韧是家庭最好的黏合剂,也是维系整个家庭生命力的纽带,理应是持有家庭内部管理金钥匙的最佳人选。在外面叱咤风云事业有成的丈夫,背后有一个温柔贤淑相夫教子的妻子,曾经是中国人所认为的最好的家庭模式。

但这种家庭模式至今是否依然适用,还真的是值得商榷的。

一直以来,男性大多有传统的男权观点,希望自己赚钱养家,老婆带孩子顾家,甚至有人坚决反对妻子外出工作。男人都喜欢不断的挑战和征服,可以说也是基于本能,拥有一个顺服的妻子是他们的理想状态,无可厚非;但不允许另一半拥有自己的事业,无异把女性定位为自己的附属品,肉体夫妻而非精神伴侣。当然这样极端的男人现今也是少数,社会对女性的尊重还是在逐步上升的。

张晓梅说,定义一个女人是否成功,评价的标准不是社会角色。女人成功应定义在更宽泛的层面上。一个拥有成功事业的女性是成功的,一个热爱家庭、让家庭成员幸福生活的女性也是成功的。

这句话从理论上来看应该是对的。

但事实上,太多的实例证明,甘居幕后的女人总是以牺牲展现自身魅力的社会舞台来换取丈夫事业的辉煌和所谓的家庭的稳定。但这个家庭中的女人,常常可谓是真正的牺牲,她除了拥有一个事业傲人的丈夫和一个成绩不错的儿子,她不知道自己的生活的重心在哪里,常常受患得患失,神经脆弱,敏感多疑困扰。

我实实在在不是一个女权主义者,但基于人性的弱点,经济独立才可能实现人格独立,这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的确女性面临一个家庭地位和社会地位的权重问题,而二者往往是成正相关的。



对于女性回归家庭能够带来家庭和谐从而就能推动社会和谐的逻辑,我觉得有问题。

首先,社会劳动分工中如果没有女性或少有女性,很多工作将无法开展不说,整个社会的劳动效率也很可能大打折扣。俗语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是有一定的生活哲学在里面的,大多数工作,把男性女性安插在一起,能够激起双方的工作激情和活力,另外男女性格上的互补和绅士淑女的传统教条也可以避免很多矛盾的激化。所以社会劳动分工离不开女性。

其次,从丈夫妻子这两个家庭角色出发,一个温柔贤德的妻子固然是好,但爱情和其他情感是不一样的。男女之间相互吸引的基础就是未知性和可探索性。婚姻是长期的契约,是经营生活和承担责任的过程。在这个长期的相互羁绊和牵扯过程中,如若一个女子终日守家,只尽贤妻良母之责,也就等于自断挖掘潜力和探索未知的前路。一个除了家庭没有其他生活重心的女人是难以维持持久魅力的。她的丈夫因此觉得腻味也在情理之中。撇开女人失宠的自身感受不说,丈夫整天面对这样一个“贤惠”的妻子,必然也会在道德和情感的斗争中游离。这样的生活状态,尽管女人一日三餐打点妥当,洗衣拖地样样承包,这个家庭的幸福指数是否就是最高的,还是得打一个问候。这样的家庭多了,是否利于社会和谐也就难说了。

最后,就女性自身角度来说,一个没有自己生活空间的女性,往往没有生活的主动权。家庭固然是根本,它应该是女子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但是智慧的女子,懂得给自己留最后一条退路,那就是哪怕万一失去其他任何人任何事物都照样能够快乐活下去的资本。其实无论是完全的回归家庭还是在外奔波,每个女性遭遇婚变在概率上都是等可能的,做一个经济独立的单身女性总比沦为怨妇弃妇对社会和谐的影响小得多。

另外,即使是回归家庭,也需要有素养的女性回归,否则这个社会又多了一群成天无所事事,喜欢惹是生非的长舌妇。

当然,女子贤淑良德是美德,值得提倡,传统的家庭模式也可以是很健康的。男人女人到底应该如何分工,是传统的男主外女主内还是西方化的各撑半边天,我想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不可一概而论,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家庭的和谐主要还在于家庭成员之间的相互尊重和良好的沟通交流,不仅是夫妻,父母和孩子也一样。

我倒觉得家庭模式的多样化会更利于社会和谐发展。何况是否要回归家庭,完全是各位女性朋友的个人意愿问题, 没必要提到议程上,更没必要以政策鼓励的态度倡导这种无谓的回归。

最好的状态应或许是两个人就像铁轨一样,没有过分的依赖,也没有很远的差距,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共同语言以及精神的共同成长。

当然此文只是对狭义上的“回归家庭”表达了一下看法,若“回归家庭”有更多更广义的理解则不在此文探讨范围中。

欢迎大家提出批评:)另:我也不支持女强人一说。